湖北监利县:被"村村通"工程抢走的500亩湖田

作者:财大气粗
字体:
发布时间:2015-07-14 12:51:15

   ——一起不能再审的民事诉讼案

湖北监利县:被"村村通"工程抢走的500亩湖田

(被陈祖耀租去的500湖田)

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当事人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认为有错误的,可以向原审人民法院或者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近日,记者接到来自湖北监利县柘木乡万兴村村民的投诉称,由于原村书记陈国平因违背村民意愿,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私自和被告陈祖耀签订了民事调解书,损害了村民的合法权益,因已过重审受理的期限,而无法重启再审程序,村民的合法权益无法追回。

接到投诉后,记者第一时间赶赴湖北监利县调查。

1.5公里村路=500亩洞田的承包权

调查发现,该起民事诉讼案,起因是万兴村原村书记和陈祖耀签订了,以陈祖耀为万兴村修筑1.5公里的村道,换取万兴村500亩湖田(湖田是指:围湖造的耕田)14年的经营权拍卖权的合约,因村民反对而起的纠纷。

因为村民们认为,合同上约定的500亩湖田拍卖后付陈祖耀修路款的收益和修路款之间存在巨大的利益差距。

村民告诉记者,被陈祖耀承包走的土地,原来村民们种的水稻,每年一季,能产出1800斤左右的水稻,毛收入每亩地有1000元。如果搞水产养殖,那每亩的收益会更多。

而且“这500亩土地属于集体土地”村民陈红典说:“村民办理的承包土地证上1.5亩/人土地,实际上分到手的,每口人只有1亩地,欠我们的地村里不给我们”。

村民们给记者算了一笔帐,当时陈光耀给村里修1.5公里村路的总造价是26万元,当时可能是考虑延期付款,合同最终的金额确定为70万元。村里当时是按100元/亩,500亩共14年的经营拍卖权做为抵帐。后经荆州中院调节为11年。而陈光耀转手就以270元/亩的价格转包给了他人经营。现在更是以600元/亩的价格将500亩湖田承包给别人搞水产养殖,11年下来,陈光耀获利达到330万元。这和村里价值26万元的村路严重不符!这还不算上国家给的补贴。这也是我们一直上访、讨要土地的原因。

湖北监利县:被"村村通"工程抢走的500亩湖田

(陈祖耀修筑的村道)

据了解,因村民反对原村书记和陈祖耀达成的条件,原村书记因此下台,后来在新任村书记陈国平的带领下村民开始反对以湖田换修路款的事,主张村民集资付修路款。因为此时,陈祖耀已经按照和原村书记达成的协议完成了1.5公里的村道的修筑。

据村民反映,陈祖耀修的1.5公里村道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全路无三合土,而且就在当时(路刚修完)就出现33条裂缝,其中有3.8米烂掉。

而陈祖耀修筑的村道不合格的说法在村路的验收单上也都有所体现,柘木乡当时代表乡里验收签字该路段负责人李向东告诉记者,“原来设计厚度0.2M,验收时是0.11-0.19M不等,路的厚度不够”。

据知情人透露,万兴村的村道存在诸多问题,但是陈祖耀还是通过了最终的验收。根据国家相关规定,村村通工程每公里补偿款为10万块钱,这段村路共计补贴14万元,且补贴款直接补给了陈祖耀。

因为修筑的村道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万兴村拒绝执行合同约定,陈祖耀将万兴村控诉到法庭。法院判决万兴村败诉。

后经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协调,最终达成了协议。

“而这份协议是新任村主任陈国平在我们并不知情的情况下,私下里在法院签的协议”。“陈国平在签完协议后,当晚就离开了监利,坐火车去了广州,至今未归”。

据村民反映,当时陈国平让村民代表陈红典、陈扬茂和村里聘请的律师在法院一楼等候,不让去楼上参加调解会。村长陈国平下楼后对村民代表说事情没协调成,明天继续协调。结果当晚就一去不复返了。

自此村民们开始上访,要求陈祖耀退还500亩湖田,并申请法院重审该案。据了解,在维权过程中,由于行为过于偏激,部分村民被当地政府以破坏生产经营罪刑拘并判刑。

在上访这条路走不通后,村民重新聘请了代理律师,准备走法律途径要回自己的土地。

律师向荆州市中院提交了再审申请书,但由于已过了重审的受理期限,要想重新启动重审程序,必须需要院长发现案件审理出现重大失误或过错,才能签字启动重审程序。时任荆州中院的王院长让民一庭郭庭长来负责处理此事。

荆州市中院政治处一位盖(音)姓工作人员向当时负责此事的民一庭郭庭长沟通后,向记者电话回复称:“当时群众代表律师向院方提出此事后,院方也比较重视,郭庭长专门下去了解情况,村里、镇里都去了解了相关情况,并把情况做了反馈。因为群众提出的时间超出了再审时间,当时王院长(现已调离)认为此事协调的没有错误,所以不能启动再审程序。

万兴村村民的代理律师王德轩认为,村里和陈光耀签订的这份合同本身就是违背广大村民意愿的,本身的非法性就存在问题。监利县法院在一审时就对这个前提不顾,荆州市中院二审的调节结果,又再次违反了国家的相关法律,村民的土地承包权30年不变,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的。

村村通工程,本来是国家的一项福利工程,在监利县万兴村缘何变成了让村民不断上访、被判刑的工程?一条价值几十万元的村路,在个别村干部主张下,确需要村民们付出几百万元的代价来支付?如果村民们的合理利益不受到侵害,谁会愿意冒着身陷囹圄而拒理抗争呢?而更让万兴村村民无奈的是,现在上访之路已经付出惨痛代价,法律途径也无法前行,可是村民们的合法权益该如何讨回呢?

文章来源于:http://legal.china.com.cn/2015-07/14/content_36054792.htm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财气资讯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财气新闻网 版权所有
皖ICP备090150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