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江阳东区一地两卖致企业陷绝境

作者:财大气粗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2-23 10:22:20

“就在全国都以低价土地为条件大搞招商引资的2006年,广东阳江阳东县(后为阳东区)政府也以此为条件,吸引我到当地投资。当时县委莫书记和王县长(现为阳东区委书记)对前来考察的我当众承诺县政府会帮我征地并完善相关手续。我在交纳800余万元征地费、土地款后,就在镇领导‘先建设,后完善手续’的指示下,开始建厂了。但直到今天,他们也不兑现承诺。不仅如此,他们还一地两卖,将批给我的土地,卖给别人。为了达到赶走我的目的,他们枉顾事实,滥用行政权力,甚至不惜动用当地的公、检、法,对我进行打击。8年来,他们几十次对我下达《土地行政处罚决定书》《停电通知书》等,并进行罚款、断电、违法强拆,甚至制造不实证据以我涉嫌破坏耕地等罪名将我刑拘!”

2017年1月13日,洪万来在他已经荒芜的厂区告诉记者:“如今,我已经从当初风光无限的企业家,沦为身患绝症、家徒四壁、官司缠身的人!我的家人都受我牵连困在了这里,我的机器设备都成了废铁。我们的活路在哪里啊?!”

\

(洪万来接受采访时,向记者出示其厂房被强拆时的照片)

东城镇政府牵头征地

颠簸了半小时左右的汽车,在阳东区东城镇金村西坑停了下来。

记者看到,洪万来用石头、铁皮等围起来的厂区杂草丛生,原本价值不菲的机器设备已锈迹斑斑,有些厂房摇摇欲坠,濒临倒塌。

洪万来与妻子洪水冰(下称:洪妻),以及女儿、女婿等,就住在改建的厂房里。

“下边,我们就把这8年来的冤屈诉说一下!”洪万来的儿子(下称“小洪”)把一大摞资料放到桌子上说:“我父亲原来在阳江市江城区开办鸿声涂饰厂,生意红火,利润可观,但厂房狭小,这制约了企业的发展。”

“为了发展经济,2006年,阳东县政府专门成立了招商引资工作小组。11月,县政府委派谭灿荣到江城区招商。当时我筹备了3000多万元正和德国商人合资搞高纯度玻璃纤维生产线,但苦于没有足够大的场地建设厂房。”洪万来称:“谭灿荣说只要到阳东投资,就可为我的企业提供土地,还有很多优惠政策。后来,谭灿荣就带我来到阳东县县委、县政府的办公大楼会议室去见莫书记和王县长。会见时,阳东县的多位领导都参加了。莫书记当众表示,欢迎我来阳东办厂,县政府会帮助征收土地和完善一切土地使用手续,还给包括税收在内的很多优惠政策!之后,他就叫东城镇陈镇长和骆书记安排我与东城镇房地产开发公司签订了征地合同。”

“2007年2月5日,我父亲和他们签订了《代征土地协议书》。”小洪说。

\

(小洪向记者出示的《代征土地协议书》)

记者看到该“协议书”有这样的内容:镇政府做好征地工作;洪万来负责支付征地补偿费及地面附着物补偿费等;洪万来负责支付征地工作费,按5元每平方米和2元每平方米支付给镇政府和金村村委会。并支付了750万余元的征地款,由东城镇派出工作人员共征出土地7万多平方。

“2007年1月5日,骆书记主持召开了镇党委班子会议,会议决定征用东城镇金村西坑、芒凹山(土名)一带的土地,由镇党委委员、镇武装部部长梁碧雁负责征地。”洪万来称:“1月28日,金村两委会研究决定,同意征收西坑村10.0075万平方米土地,交给我建厂。”

卖掉老厂建新厂

“为了和德国企业合资建设生产高纯度玻璃纤维的工厂,在2008年,老洪就把5000平方米左右的老厂房低价转让了。” 洪妻对记者说:“但土地却迟迟批不下来!”

“我很着急,就找莫书记,请求尽快解决项目用地,以尽快开工建厂。他叫我去建设规划局完善相关手续。”洪万来称:“终于,我于2008年6月20日得到了县建设规划局设计的规划图和多份厂房图纸。”

随后洪万来向记者出示了《洪万来厂总平面规划图》,并称:“可到了9月,土地问题依然没有解决,我焦急万分,请求政府尽快完善所有手续,并交付土地给我使用。几天后,欧镇长叫我到他办公室。他当着多名领导干部的面拿出用地规划图——红线图和《金村征地协议书》交付我使用。我问他什么时候能完善好土地使用手续,他叫我放心办企业,说整个阳东县都是先建设后补办手续的。”

\

(洪万来向记者出示的《洪万来厂总平面规划图》)

“于是,我就在2009年6月17日,在阳东县注册成立了阳东县鸿顺工贸有限公司。”洪万来称:“在县政府领导的指示下,镇政府领导就带人平整土地,我随后在这土地上依据规划图建厂。”

处罚——起诉——刑拘——强拆

“2009年10月,我正带人建设厂房忙得满头大汗时,县国土局执法大队副大队长沈某带人到现场就要处罚我!”洪万来称:“我惊讶万分,就问沈某为什么要处罚我?我是阳东县招商来的,是县政府指派镇政府负责代我征收的土地,土地是镇政府领导带人平整的,我是按照县、镇政府领导的要求,并依据县规划局的规划图进行施工的,国土局凭什么处罚我?!”

“沈某说航拍拍到了,所以要进行处罚!他还承诺,只要我配合,处罚后就能正常建设。”洪万来称:“我当时急需厂房,就交付了罚款。”

“但之后,政府官员还是不给我父亲完善土地手续,国土局还是继续进行处罚。”小洪说:“到2010年,他们就不让我父亲建厂了,并勒令我父亲复耕、复绿。”

“老洪是被阳东县政府招来搞工业的,做不成工业,就被迫转行做农业了。”洪妻将记者领到锈迹斑斑的机器设备前说:“这几百万的设备,就成了废铁!”

“我们老老少少都得活命啊,于是,我成立了阳东洪氏养殖有限公司,想靠种树和养殖家兔维持全家的生活。”洪万来手指空空荡荡的兔舍对记者说:“我共投入近1000万元资金,但由于对农业领域的不熟悉,以及时时刻刻都要应对不断到来的行政处罚等,导致全部投入都打了水漂,兔舍荒废至今!”

“为了夺走土地,2011年11月24日,他们指使东城镇房地产开发公司到县法院起诉我父亲,要解除《代征土地协议书》。”小洪称:“当时,我父亲已身患重病。”

“原本身体健康的我得了严重的恶性肿瘤,必须马上到广州进行手术治疗,于是我依法以罹患癌症为由向阳东县法院申请延期审理,但审判长林某却在我手术治疗期间,单方面开庭审案,并判决我与东城镇房地产开发公司签订的《代征土地协议书》无效。”洪万来称:“然后他还指派2名法院的工作人员到广州中山医院找我在《判决书》上签字!”

“那时,老洪的肿瘤切除手术刚刚完成2天,还处于昏迷状态!”洪妻说:“法官只得离开。”

“他们多管齐下,打的是组合拳,打官司只是手段之一,接着,他们又连连出招了!”洪万来称:“在2013年10月12日和2014年1月20日,阳东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和县综合执法局都做出了《限期拆除简易设施通知书》。我不服,向阳东县政府申请行政复议。3月20日,县政府做出《行政复议决定书》,撤销了县综合执法局对我做出的《限期拆除简易设施通知书》。”

记者看到,该“决定书”有这样的内容:撤销阳东县综合执法局在2014年1月20日做出的《限期拆除简易设施通知书》。

“为了抢夺土地,他们动用了综合执法局、国土局、农业局、林业局、工商局、供电局和公、检、法,甚至制造不实的证据,以达到将我送进监狱的目的!”洪万来称:“阳东县农林局陈局长、王总农艺师等,在没有现场勘查,只是远距离目测的情况下,先后两次以阳东县农林局的名义做出了《关于土地被填土挖毁程度的鉴定意见》等不实材料,并提交给警方,作为立案的依据。”

“2014年5月12日,阳东县公安局以我涉嫌非法占用农用地的罪名,对我立案侦查,并将我刑事拘留。”洪万来称:“我被关进了看守所,受到了残酷的折磨。”

“他们明知我刚做完肿瘤切除大手术没有多久,却故意不给我服药。”洪万来称:“而且,他们还不采信广州市中山医学院的CT检查报告,漠视‘患者一个月内不得再做CT检验’的医嘱,执意让我重做CT检查。不管我怎么极力向公安人员解释,并出具检查报告书,他们都不以为然,强行带我去做CT检查。”

“幸亏老洪的律师得知情况后马上与阳东县公安局进行了交涉。”洪妻称:“办案人员害怕老洪死在看守所,才允许他服药,并为他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

“一年后,公安局办案人员将我的案件移送给了检察院。”洪万来称:“一年之后,我又重新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

“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又经过一年时间的调查取证,终于对我作出了不予起诉决定。”洪万来手指《不起诉决定书》说。

记者看到,该“决定书”有这样的表述:经本院审查并退回补充侦查,本院仍然认为,阳江市公安局阳东分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对洪万来的起诉理由,并作出不起诉处理决定。

“他们连连失手后,就动硬的,进行违法强拆了!” 小洪说:“他们先动用警察,对我父亲这位患有恶性肿瘤疾病的人,使用了调‘虎’离山之计。”

“在2014年11月3日早上7点多钟,公安局经侦二队的陈某,传唤我到公安局问话。9点左右,我妻子打来电话说厂子遭到了政府官员的非法强拆。我知道中计了,就强烈要求他们放我走。”洪万来称:“我回到厂里一看,200来人围住了我的厂子,一位领导模样的人正站在路边指挥强拆。这人就是副县长冼某某。我立即上前质问他有什么手续和依据进行强拆,他说县政府就是手续。”

小洪随后向记者展示了相关的图片和视频资料,并称:“他们不顾我父亲的阻拦,将厂子的围墙、大门、工人宿舍等强拆了!”

\

(小洪向记者出示的图片)

“在2009年,东城镇政府已将代征的土地报批手续给了阳东国土局。2010年2月,阳东国土局到省国土厅办理好了批文,但阳东政府却故意不给我完善手续。”洪万来称:“现在,阳东有1800多万平方土地都没有批文和手续,政府却从来没有处理过!而我的土地已经有了批文,他们为什么违法强拆?!他们为什么对我进行针对性执法!?”

“后来我得知,这次违法强拆,是阳东县政法委书记雷某某和副区长冼某某组织国土局、综合执法局等多部门实施的。其中县国土局局长莫某某、国土局执法大队副队长沈某都参与了该事件。”洪万来称:“阳东县政府撤销《限期拆除通知书》还不到5天,这些官员就进行了强拆,并给我造成了几十万元的经济损失。”

小洪随即向记者出示了被县政府撤销的《限期拆除通知书》,并对记者说:“后来阳东综合执法局竟然又于2016年11月18日和2017年1月9日发了两份《限期拆除通知书》!”

“阳东县政府还指使阳东供电局在2016年11月18日发出《停电通知书》,这份通知书上盖的公章是没有在公安机关备案的,不具备法律效力,但他们坚持要在12月22日停电。此后,他们提前在12月2日又再次下发了一份《停电通知书》,将停电日期提前到了12月5日。”洪万来说:“我立即提交了《抗议书》,但他们不予理会,强行停电!”

一地两卖

“他们居然将已批给我的土地卖给了他人。”洪万来称:“其实这块土地早就办理好了批文,政府官员故意不给我完善手续,为的就是一地两卖!”

“在2010年9月16日,简姓父子二人和阳东县某些领导到金村西坑,就选定了我这块土地。之后,县经贸局局长何某就和简氏父子签订了《土地买卖协议书》,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我这块土地重复卖给了简氏父子。”洪万来称:“政府官员竟然明目张胆地违法一地两卖!”

“你有什么证据?”记者问。

洪万来立即向记者出示了阳东县经贸局与阳江市鸿德工业有限公司签订的《阳东生产双结非晶硅薄膜太阳能电池项目协议书》。

记者看到该协议书有这样的内容:县领导当即表态,接手该项目,亲自带领外商到西坑小区(即目前被洪非法占用的地块),确定选址。

“2011年11月24日,阳东县政府指使阳东房地产开发公司来起诉我解除《代征土地协议书》,其目的就是将我的土地转卖给简氏父子。他们为达到侵吞国家和我资产的目的,就贱价出让土地。设置土地起拍价为每平米150元!而现在这地段地价已经升值到每平方米1000多元!那么,10万平方左右的土地价值已经超过1亿!而且,待简氏父子建设好厂房后,还由县政府以补偿的名义,每平方米退回100元,其实就是将我这块土地送给他!”洪万来用手指点击着《阳东生产双结非晶硅薄膜太阳能电池项目协议书》说。

记者看到,该协议书有这样的内容:该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的起始价为每平米150元……每平米奖励100元,在厂房竣工验收投产后3个月内兑现。

进退维谷

“从征地到现在已经8年,我和我的家人已经彻底陷入了绝境!”洪万来称:“政府不守诚信不给我完善土地手续,还一地两卖。为了达到赶走我的目的,他们动用了所掌握的一切权力,用尽了一切手段。当一个接一个的行政处罚不奏效时,就不惜动用公、检、法。还没有得逞,就公然断电、违法强拆!”

“原本我企业有5000平方米的工厂,效益很好,全家人过得十分幸福,但为了投资阳东,就把厂房以150万元的超低价转让给了别人,还有300多万元的机械设备,由于长期闲置,也已成为废铁!”洪妻抚摸着锈蚀的机器设备对记者说:“我家遭受的经济损失达5000多万元!”

\

(洪妻指着锈蚀的机器设备说:“我家遭受的经济损失达5000多万元!”)

“如今,阳东区政府还不放过我家,继续接连行政打击我们,我们十几口人无法正常生活!”小洪称:“我们的出路在哪里啊?”

“我希望阳东区政府能正视历史遗留问题,信守承诺,完善企业用地手续,将批下来的土地交给我合法使用,而不能用来一地两卖,我也好尽快建厂开工!”洪万来称:“这样我一家人才能摆脱惶恐和悲哀,恢复正常生活!”

三次采访东城镇:均未予回复

为核实洪万来一方所反映的问题,记者于1月16日8点30分许,来到了东城镇政府。一位谢姓女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

记者请她联系相关领导接受采访,核实相关问题。她告诉记者,领导都开会去了。

直到2月14日10点50分,记者即将截稿时,也未收到来自东城镇的任何消息。为探究真相,记者拨通了谢姓工作人员办公室的电话,接电话的是黄姓工作人员。记者请她找谢同志。她说开会去了,记者请他找负责外宣工作的苏筹副部长,她说也开会去了。记者只好请她立即联系相关领导,再通知记者。但直到2月15日9点,记者也没有接到对方的电话。

记者再次拨打谢姓工作人员电话,她告诉记者,苏副部长正忙于“创卫”工作。记者请她联系相关领导,如果想就洪万来所反映的问题作出答复,就请在12点之前联系记者。但直到下午5点半,记者也未接到对方的任何信息。

专家说法:不可一地两卖,也不可一案两罚

北京理工大学胡星斗教授对本案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此案最为关键的问题,首先是一地两卖。洪万来交了800万元征地款,签有《金村征地协议书》并投资建厂;在诉讼中,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裁决,中止原判决的执行。说明征地协议书有效还是无效尚在审理中,此时,涉案土地不能动,无论是谁,在案件审理中,都无权把协议中的土地转卖他人,即使是政府转卖了也是无效的,应当予以纠正。二是一案两罚。国土局对洪万来进行了行政罚款之后,基于同一事由又先后多次重复下发《土地行政处罚决定书》,这是行政乱执法行为,明显违法,国土局应当撤回处罚决定书!对于乱执法人员应该予以行政处分。

非常痛心和遗憾,我们一次又一次地看到关于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以后发生的无法计数的类似案件,聚合起来呈现出的几乎都是政府部门失信于民。基层政府部门通过给予投资者以低地价、减免多项税收、先投资后完善各项手续等等优惠政策先把资金引进来,然后,所承诺的各项政策却以这种或那种所谓的理由拖延落实或者根本就不予落实,造成投资人资金投进来却无法推进项目,想撤资撤不了,前进不能后退无路,结果是,政府的各种优惠政策成了一句空话,投资人却因此血本无归甚至负债累累。

造成这种情形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方面,首先,政府在招商引资时,为了引资做出了不切实际的承诺。其实,有些承诺与法律相冲突而根本无法兑现,大家心知肚明但为了引资成功硬着头皮去做,掩耳盗铃,其结果可想而知;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政府部门发现当初低价卖出的土地现在升值了,为了实现利益最大化,一女二嫁把地又卖给了别人,然后不惜翻脸毁约丧失诚信,进而以各种手段逼迫原投资人退出。原投资人肯定不肯,然后车轮儿官司一打就是十来年,最后多以投资人求告无门告终。三是招商引资时,没有考虑长远,也没有照顾好各方利益,留下了隐患,致使随着项目的推进矛盾随之而来。此时政府却束手无策,或者听之任之根本不管,待闹出乱子再出手,露出不负责任的嘴脸。还有种种原因这里不详尽述。但无论那种情况,首先是政府方面出了问题,出于各种目的不作为或者乱作为,造成的结果是,失去了一个基层政府部门最为宝贵的东西——诚信!人而无信未知其可,何况一个政府部门没有诚信呢?失信降低了政府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地位,这是地方政府部门最大最惨痛的损失。政府部门不守信不守法,如何让老百姓去守信守法?

解铃还需系铃人!洪万来的案子要想获得一个好的社会效果,还需要政府方面积极作为,本着诚信、负责任的执政原则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对于洪万来一方所反映问题的最新动态,本社将保持关注。(《法律与生活》深度报道组)


来源:http://www.dzshbw.com/news/2017/gedi_0217/41508.html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财气资讯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财气新闻网 版权所有
皖ICP备09015033号